看懂潮社分裂

义安与八邑的分分合合

两大潮人组织义安公司和潮州八邑会馆对簿公堂,民事诉讼已经开庭。
本地潮社如何从“潮州人·家己人”演变成“家己人打家己人”的局面?
其实,两者早在十多年前已出现嫌隙,渊源可追溯到90年前。

产权之争
共生关系
内部分裂
时间表

不管是不是潮州人你都应该关注这起纷争

  • 潮人团体是历史悠久的地缘性组织,“龙头老大”义安公司有174年历史,潮州八邑会馆则今年庆祝90周年,他们是潮州人这个新加坡华人社会中第二大籍贯群体的代表。
  • 事件已升级为诉讼案,双方都聘请高级律师,诉讼费估计高达200万元,官司会以怎样的局面收场,华社都在看。
  • 八邑会馆为筹募诉讼费设立“救馆基金”,诉讼结果或将决定它能否继续留在潮州大厦办公。

新加坡华社五大籍贯群体

高等法院周四(3月14日)开始审理两起分别由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发起的民事诉讼。

诉讼1 义安公司申请紧急庭令

义安公司去年12月向高庭法官申请庭令,要求八邑会馆搬离潮州大厦,归还会所。八邑会馆已提呈抗辩。

诉讼2 八邑会馆上诉

义安公司去年申请让潮州大厦作近似端蒙学校的教育用途,获慈善总监允准。八邑会馆事后知道此事,向高庭提出上诉。

我们打算保留潮州大厦的外观,在后面建筑一栋六层楼高的大楼,为日后的文化、教育和社区活动提供活动场地。

—— 义安公司总理李秀炎

我们从来都没有动过要搬离潮州大厦的念头……这是我们先贤先辈们的意愿。

—— 潮州八邑会馆会长蔡纪典

从潮州大厦说起

这是一场产权之争?

义安公司和潮州八邑会馆过去55年同在潮州大厦屋檐下办公,为新加坡华社罕见的现象。这次的两起官司也围绕着位于登路97号(97 Tank Road)的这栋大厦。

义安公司是潮州大厦的信托管理者,它计划耗资4000万元重新发展大厦,并要求八邑会馆搬离。1963年至今不曾付过一分租金的八邑会馆则强调,它拥有继续待在现有会所的权益。

潮州大厦产权相信是诉讼案的关键之一,两方对此有不同说法。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的文件将义安公司列为潮州大厦的业主。


端蒙学校和这起纷争何关?

  • 端蒙学校是本地潮社为解决潮人子女的教育问题而设,潮州大厦所在地是当年的端蒙校址。
  • 潮州大厦1963年落成后,端蒙学校、义安公司和潮州八邑会馆同在一个屋檐下运作。端蒙1994年停办后,义安和八邑继续留在大厦内办公。
  • 这次的产权纷争与端蒙扩建和潮州大厦的建成有密切关联:1953年端蒙校董与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商讨此事时,八邑会馆把之前买下、与端蒙学校毗邻的店屋让出来扩建校舍。
  • 八邑会馆因此坚持它拥有潮州大厦的产权,八邑会馆的说法是,大厦是当年的端蒙学校和八邑会馆的共同产业,义安公司是“以信托方式持有大厦”。

和平协商到谈判破局

2017年6月

义安公司致函通知八邑会馆,要求它在月底搬离潮州大厦。

2018年8月

双方多次碰面,协商过程据知有领导华社联络组的教育部长王乙康参与协调。

八邑曾对外表示取得“突破性进展”,后双方又出现分歧。

2018年11月

慈善总监批准义安公司的申请,义安公司可以信托人管理者的身份,利用潮州大厦作教育用途。这给了义安公司翻新大厦的理据。

2018年12月

义安公司入禀法院,向高庭法官申请紧急庭令,要求八邑会馆搬离潮州大厦。

2019年1月

八邑会馆向高院提呈抗辩书

两组织之后各聘高级律师辩护,诉讼案升级

谈判为何破局?

2018年磋商中,曾有过献议,由义安公司拨款1650万元,协助八邑会馆另外购置会所。

不过,八邑会馆董事会拒绝献议,认为附带条件过于苛刻,无异于要他们放弃潮州大厦的产权。

“孪生兄弟”之说怎么来?

看义安与八邑的共生关系

同一屋檐下

潮州大厦落成后,从旧照片可以看到这栋具有华人建筑特点的大厦,中间题了“潮州八邑会馆”,右侧是“义安公司”,左侧是“端蒙中学”。

端蒙停办后,义安和八邑仍在同一屋檐下,只不过中间换成“潮州大厦”,左侧是“潮州八邑会馆”,右侧依然是“义安公司”。

1965年,八邑会馆创办人之一、潮社先贤杨缵文发表的致全体董事公开书中说,两个组织“表面上其名称虽异,实际上亲如兄弟”。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渊源极其深厚,八邑草创时代,两个组织的领导班子经常交叉重叠。

1929年至1930年,即八邑会馆创立初期,交叉出现在两个董事会的董事达15人,占总人数六成。 到了1953年,义安和八邑开始商讨兴建潮州大厦时,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叉出现在两个董事会的董事人数是21人。

经济支援

为推动潮人福利、文化、教育等公益事业,八邑会馆需要活动经费,而义安公司是它的“财库”,一直给予会馆经济上的支持。

不过,两个潮人组织后来出现摩擦。2009年,义安公司停止每年对八邑会馆的10万元自动拨款。八邑会馆得按每项活动逐一申请经费,多数申请被义安公司拒绝。

义安公司

即使不懂义安公司,也应该听过乌节路义安城。

义安公司是本地最富裕的社团组织,主要收入源于义安城的股息。它1845年成立的宗旨是为管理潮社资产,早期就接管粤海清庙,并为潮人同乡物色适合当坟地的地段,完成他们死后入土为安的愿望。教育也是潮州团体的核心领域之一。

潮州八邑会馆

潮州八邑指潮安、澄海、潮阳、揭阳、饶平、普宁、惠来和南澳八个邑,而八邑会馆是本地潮州籍贯群体的地缘性会馆。

会馆的会员达5000多名,来自各行各业,其领导很多也是白手起家的本地潮商。会馆成立以来,致力于通过各个渠道,积极推广潮州文化。

三个时间点了解潮社内部斗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潮社不是第一次出现分裂,义安公司和潮州八邑会馆的关系也早已出现嫌隙与裂缝。

1929年

八邑会馆应运而生

潮州八邑会馆的设立是潮州社群发展的分水岭,其创立本身就与一场充满戏剧性的纷争有关。

义安公司1845年成立后,佘有进家族把持“潮政”八十载。当年创办义安的“甘蜜大王”佘有进把管理权交给儿子佘石城和、佘连城和孙子佘应忠,引起许多潮人不满。

以林义顺为首的14位潮人先贤于是决定另起炉灶,阻止潮社事务由佘家人垄断式管理,并尝试实现义安公司“公有化”。

1927年12月,本地各华文报章都刊登了林义顺等人的公开信,佘家也聘请律师,要阻挠林义顺筹设会馆。

1929年,潮州八邑会馆成立,林义顺当选总理;这时义安与八邑两派人仍在对峙状态中。八邑聘请律师,准备提出诉讼。

不过,义安公司管理层最终姿态放软,双方达成和解。义安公司随后在1933年重组,潮人帮权长期掌握在佘家的局面彻底终结。

2007年

派系斗争初见征兆

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走到今日对簿公堂,一切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

当时,义安公司修改章程,把八邑在义安的代表从三人减成一人。

两年后,吴南祥出任八邑会馆会长。那一届八邑会馆的选举中,义安公司的代表皆落选,被排在会馆董事会之外。

同年,义安公司停止对八邑会馆自动拨款。八邑和义安公司关系恶化。

2011年

潮州总会创立惹争议

除了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要了解潮社内部纷争,还有一个潮社组织要认识——潮州总会。

2011年6月,潮州总会注册成立,发起人包括当时任义安总理的张昌隆,以及澄海会馆会长李秀炎。带头反对的是时任八邑会长吴南祥。义安与八邑领导层的分歧浮上台面。

吴南祥受访时说:“一些不知情的海外代表,可能会以为潮州总会是取代潮州八邑会馆,甚至以为它才是新加坡潮州人的代表。”

看懂潮社帮权如何转移

义安公司
潮州八邑会馆

张昌隆

已故本地最大白米进口商四海栈创办人张泗川的次子,接管了父亲的事业,也跟随父亲步伐,管理义安公司业务。

张泗川领导下的义安公司推动了义安城的发展项目,当时义安公司一行人到日本东京物色购物中心的经营者,张昌隆以义安董事的姿态同行。

张昌隆1999年出任义安公司第35届总理,也曾在1995年出任八邑会馆第33届会长。他目前是义安公司的副义务司理,儿子张绵耀担任副总理。在这次纷争中,给八邑会馆的搬迁信函搬离由他发出。

李秀炎

义安公司总理,已故祖父李伟南是潮州八邑会馆的创办人之一,当年也是端蒙学校的董事长。

父亲李毓湘曾任义安公司义务司理,他们一家三代为潮社服务近百年。

吴南祥

八邑会馆第40届和第41届会长,目前是会馆永远名誉会长。

他领导八邑会馆时,会馆和义安公司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吴南祥是潮安人,父亲吴嘉耀曾在八邑会馆担任过书记兼收账员。他以收废铁起家,经营环保生意。

郭明忠

2011年由吴南祥引进八邑会馆,后出任第42届和第43届会长,目前是会馆永远名誉会长。兼会务顾问。

面包物语集团主席,在他领导下,八邑会馆首创潮人企业家奖,也主办潮州节。

郭明忠担任会长后,尝试修复潮社各方领导层之间的关系。他主动拜访义安公司等潮社组织,希望化解分歧。

蔡纪典

八邑会馆第44届会长,即将交棒给八邑会馆新会长曾建权。

1975年创业,开始了美金纸业公司,和许多八邑会馆的历任领导一样,是白手起家的商人。

八邑会馆被要求搬离潮州大厦,他发起诉讼费筹款,坚持八邑会馆要继续在大厦办公。

义安和八邑的分分合合

1845年

“甘蜜大王”佘有进等潮商成立义安公司。

1927年

以林义顺为首的潮人先贤不满义安公司为佘家垄断,发表公开信抗议。潮社出现分裂。

1929年

两派人达成和解,潮州八邑会馆成立,佘家垄断结束。

1933年

义安公司章程订立,正式注册为慈善机构,重组为潮人信托公司。义安与八邑领导交叉重叠,开启两组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蜜月期。

1963年

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一同迁入刚落成的潮州大厦。

2007年

义安公司和八邑会馆领导人之间关系开始出现嫌隙。义安修改章程,把八邑在义安的董事席位,从三人改为一人。

2009年

义安公司停止对八邑会馆的自动拨款。

2011年

义安公司总理张昌隆和澄海会馆会长李秀炎等人以个人身份注册成立潮州总会,八邑会馆提出反对,再引发公开纷争。

2017年

义安公司致函八邑会馆,要求会馆迁出潮州大厦。

2019年

双方僵持不下,纷争升级到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