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对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的战争不仅技术上仍未结束,

阵亡遗属伤痛的记忆也不曾消失。

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之际,

记者前往韩国首尔,

探访韩国国防部遗骸发掘鉴识团,

访问阵亡者的遗属,

了解这项抚平遗属伤痛的事业。

kim-story-mobile

金海洙今年已经76岁了。他的父亲金永寅当年参加了朝鲜战争,几十年来一直杳无音讯。多年来,虽然父亲不在身边,但金海洙一直把父亲的遗照收藏在自己的钱包里。2019年10月,国防部遗骸发掘鉴识团通知他,2009年9月15日在江原道麟蹄郡发掘出的一具遗骸的身份确定为他的父亲。遗骸出土时,金永寅生前穿过的战斗靴、木槿花花纹纽扣、战斗靴鞋带等14件遗物也随之出土。

金永寅于1923年1月29日生于京畿道华城市乡南邑,

18岁结婚,原本育有4名子女。

朝鲜战争爆发后,金永寅带着家人逃难,并于28岁时参军。

一次参加战斗前,金永寅得知正在逃难路上的妻子生下了小孩,

骑着脚踏车赶回来看望妻子,并给家人带来军中的一些干粮,便回去了部队。

当时只有几岁的金海洙,看到父亲远去的背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金永寅于1923年1月29日生于京畿道华城市乡南邑,

18岁结婚,原本育有4名子女。

朝鲜战争爆发后,金永寅带着家人逃难,并于28岁时参军。

一次参加战斗前,金永寅得知正在逃难路上的妻子生下了小孩,

骑着脚踏车赶回来看望妻子,并给家人带来军中的一些干粮,便回去了部队。

当时只有几岁的金海洙,看到父亲远去的背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重走金永寅当年的参战路线

下珍富里하진부리 宁越영월 大邱대구 雪岳山설악산 大青峰대청봉 麒麟郡인제 麒麟面기린면 镇东里진동리 大青峰 军粮田 望对岩山 龙垈里 百潭寺 县里

兵荒马乱中,28岁的金永寅由一名平民成为了一名军人。

1951年1月4日
至1月底

大邱

1951年1月4日至1月底

·大邱·

进入大邱达成小学所在的第7训练所(韩国陆军情报学校)接受游击战训练

1951年1月30日

宁越

1951年1月30日

·宁越·

调动至部队(韩国军7师团指挥所)

1951年2月10日

下珍富里

1951年2月10日

·下珍富里·

平昌下珍富里渗透/战斗
俘虏包括通信兵在内的34名敌军士兵

1951年2月

雪岳山
大青峰

1951年2月

·雪岳山·大青峰·

雪岳山大青峰一带战斗

1951年2至3月

麟蹄郡
麒麟面
镇东里

1951年2月至3月

·麟蹄郡·麒麟面·镇东里·

雪岳山一带的渗透行动战斗
大青峰 > 军粮田 > 望对岩山 > 龙垈里 > 百潭寺 > 县里

1951年2月
(推定日期)

1951年2月
(推定日期)

在麟蹄郡 麒麟面 镇东里阵亡

2009
梦见父亲对他微笑并拥抱他

金海洙回忆说,对那场梦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以前不论多么希望见到父亲,都从未梦见过父亲。

金永寅遗骸发掘现场。(国遗团提供)

金永寅遗骸发掘现场。(国遗团提供)

十年后

韩国国防部遗骸发掘鉴识团(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ce Agency for KIA Recovery & Identification,简称“国遗团”)通知他,2009年发掘的那具遗骸身份已经确定为他的父亲。现在看来,2009年的那场梦或许就是父亲给他托的梦。金海洙感叹,小时候听到其他小朋友可以直接叫他们的爸爸时,自己想叫的爸爸却不在,感到非常遗憾。

如今

金海洙已拿到父亲的遗骸及遗物,终于可以叫一声“爸爸”了。

左图:金海洙展示父亲金永寅的参战路线图、身份确认通知书、护国勇士慰问匾、护送金永寅棺木时覆盖的太极旗以及随金永寅遗骸一起出土的部分遗物。(马华卿摄) 右图:金永寅的战斗靴及鞋带于2009年随遗骸一起出土。(国遗团提供)

左图:金海洙展示父亲金永寅的参战路线图、身份确认通知书、护国勇士慰问匾、护送金永寅棺木时覆盖的太极旗以及随金永寅遗骸一起出土的部分遗物。(马华卿摄) 右图:金永寅的战斗靴及鞋带于2009年随遗骸一起出土。(国遗团提供)

不过,并非每一位朝鲜战争阵亡者的遗属都像金海洙这么幸运找到亲人遗骨。

李容镐(76岁)的父亲却仍然下落不明。在有生之年找到父亲,哪怕只是父亲的遗骸,似乎已是奢望。

李容镐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父亲的遗骸。(马华卿摄)

李容镐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父亲的遗骸。(马华卿摄)

“ 对父亲的事情一无所知,让我感到很惭愧。”

李容镐对父亲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了,唯一听到母亲告诉他的是,父亲并不是一名战斗兵,而是协助韩国军运送战斗物资的。大约二三十年前,父亲的一名战友告诉他,他的父亲被朝鲜士兵绑起双手俘虏了,相信已经牺牲。

他坦言,虽然上述证词并非父亲已阵亡的证据,自己也希望父亲即使还在朝鲜,只要活着就好。但按年龄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每次我去大田显忠院,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到墙上父亲的名字,然后回家。我只是觉得平静——空白,没有其他情感。”

李容镐嘱咐儿子,即使他去世了,以后父亲的遗骸找到后,也要和他母亲葬在一起。说到伤心处,他流下了男儿泪。

朝鲜战争事件簿

1945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苏联和美国从日本手中收复朝鲜半岛,沿北纬38度线在地图上随手划定的一条受降分界线,简称“三八线”。1948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大韩民国分别在三八线以北、以南成立。

1950
6 25

朝鲜人民军南侵

1950
6 28

联合国军参战

1950
9 15

仁川登陆作战

1950
9 28

攻下首尔

1950
10 19

夺取平壤

1950
10 19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

1950
10 26

韩国军第六师团抵达

1950
11 21

美军第七师团抵达

1953
7 27

停战协议签订

每一具遗骸

都曾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每一具遗骸都曾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战争初期

因中国人民志愿军介入,韩国军一度处于绝对劣势、一再撤退,而未发掘的遗骸主要埋在韩国军打了败仗的战场。

战后

在战争结束后的几十年里,战后重建时期优先开发经济、无暇顾及等因素,发掘阵亡者遗骸一直未能实现。

2000

朝鲜战争爆发50周年时,韩国陆军开始在军队内部进行遗骸发掘。

2007

国遗团正式成立,专门负责这项事业。逾今为止,国遗团已发掘了近万具遗骸。

2020

截至6月15日,身份得到确认的遗骸仅有142具。

要将一具遗骸从当年的战场送还给阵亡者的家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仅耗时耗力,也取决于天气、朝方的态度等因素。

第一步

调查·探查

  • 对战斗记录进行分析,并接收民众、参战者提供的证词等
  • 现场探查可能埋葬遗骸的区域,识别当年的战斗痕迹
  • 评价发掘的可能性
  • 选定遗骸发掘可能区域后,树立中长期的发掘计划
第二步

发掘·收拾

  • 对发掘区域进行安全处置(移除地雷、爆破物、杂物等)
  • 举行破土仪式
  • 发掘现场当地部队支援发掘
  • 运用发掘文物的手法缜密发掘遗骸、进行识别
  • 以最高礼仪收拾遗骸并临时安置在临时奉安所
第三步

鉴识·身份确认

  • 在发掘现场临时鉴识所进行基础鉴识(以肉眼鉴识为主)
  • 将遗骸奉送至中央鉴识所进行缜密鉴识,判断遗骸特征、对遗物进行分析
  • 为DNA分析收集史料、寻找遗属
  • 对DNA进行检查:调查本部对遗骸及遗属的基因进行比对、确认身份
第四步

后续处置

  • 由包括民间专家组成的审议委员会对遗骸的国籍进行最终判断
  • 身份已确认的韩国军阵亡者遗骸送往国立显忠院安葬
  • 身份未确认的韩国军阵亡者遗骸保管至身份确认时
  • 联合国军遗骸:移交相应国家
  • 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根据协议送还中国
  • 朝鲜人民军遗骸:临时安葬在京畿道坡州市敌军墓地
一具被推定为联合国军阵亡者的遗骸。(马华卿摄)

一具被推定为联合国军阵亡者的遗骸。(马华卿摄)

身份确认的学问
国遗团身份确认处长

张酉良博士

国遗团身份确认处长张酉良博士说,通过观察遗骸的头盖骨、髋骨等骨骼,有时能判断出死者的种族、性别等信息。

譬如,欧洲人和亚洲人的鼻子角度是一大区别。这位被推定为联合国军阵亡者的鼻子很尖,鼻腔较窄,呈三角形。亚洲人的颧弓凸出来,欧洲人则凹进去。欧洲人的颧弓也比较窄,亚洲人的则比较宽。

然而,由于这些遗骸已经埋在土里约70年,情况非常糟糕,只有约一成机会可以出土一个人完整的骨头。所幸,在非军事区出土的六成以上遗骸都是完整的。

“有时,这些遗骸被找到时是散落各处的,因为死者在战斗中被炸弹击中,或者战斗结束后有动物取走了骨头……有时,树根甚至会吸走骨头里的养分。”

遗骸出土时,也为国遗团的鉴识工作大大地增加了难度。有时肉眼难以辨别小块的骨头来自人类或动物,这时国遗团会进行组织学分析。

张酉良说:“我们得用环氧树脂将其固定,并将它们切成薄片。通过显微镜,我们能看到它是人类或动物的骨头。人类骨头成长的速度一般比动物慢。”

遗骸的DNA比对也颇有讲究,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人的饮食习惯也会反映在遗骸的DNA里,从而协助辨认死者的人种等信息。通过同位素(isotope)测试,参考阵亡者生前的饮食与不同地区大自然中的同位素进行对比,并对阵亡者骨头里的水分进行分析,甚至可以精确地辨认出死者生前来自哪个地方。若能建立一个平台,各国共享同位素地图,就能更好地进行这项分析。

遗骸鉴识官

林晶民

遗骸鉴识官林晶民感叹,由于朝鲜战争突然爆发,许多韩国军阵亡者的生前资料基本上没有,因此一具遗骸平均从出土到身份得到辨认,一般至少要花上一年的时间。目前身份已得到确认的韩国军遗骸中,有98%的身份在三年内得到确认。相比之下,美军阵亡者一般都有生前的牙科X光记录,有时候只需一个月身份就可以辨认。

国遗团计划运营处长

崔青中校

国遗团计划运营处长崔青中校受访时说,该团成员一般都拥有调查、发掘、鉴识、身份确认等专业背景的硕士或博士学位;在大学修读考古学、历史学以及人类学至少两年的普通士兵,则通过选拔进入该团。他说,在评估应该到哪里发掘遗骸时,国遗团不仅会宏观地研究朝鲜战争历史,也会详细地分析失踪者所属的部队的战斗史,并参考仍健在的参战者证词及决战地民众的回忆。

在确认金永寅遗骸的身份时,国遗团采用了短串联重复(Short Tandem Repeat)检测技术。2013年以前,国遗团检测16个座位(即通过遗传基因在染色体或核酸分子中所占的位置识别个人身份的信息),后来发展成为检测23个座位。 国遗团对2013年实施16座位检测的遗骸中,选取身份确认概率较高的174具,并对首批的50具遗骸采取了23座位的检测,委托韩国国防部调查本部重新检查。在174具遗骸中,金永寅的遗骸是被确认身份的首具。

国遗团也对与遗骸一起出土的阵亡者遗物进行缜密分析,用于判断国籍。一些常见的遗物就包括钢笔、手镜、野战线及战斗靴等等。对于难以用肉眼辨认的字迹,研究人员还可以通过红外线机器协助辨认。